前几天翻了下1981年的报纸,然后……

我看到1981年5月14日19:30的少年儿童节目栏目里的第二个节目叫《猪的本领》,
更重要的是,山东电视台独播!!!
于是…………

“清风望月”脑内小剧场

绿皮火车上,与亲友离别的氛围已经消散,同学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打发时间。
持风是阿越上车前去买水果时拉来的,有些拘谨,但笑起来是真的甜,眼睛真的成了弯月亮。
风清歌邀请了他下象棋。
阿越和清衣一人一个不知道哪摸出来的果子,一边啃一边给两人捣乱。
落叶隔着过道坐在另一边看一堆旧报纸打发时间。
清衣撇了眼他手上那张,只看清了某篇文章的标题《宋庆龄成为正式党员》,这都过了好几天了吧。
“落叶,你就没有今天的报纸吗?”清衣斜靠在椅背上,声音软软的却是欠揍的语气。
“就,有啊,”落叶一边回答,一边在报纸堆里翻腾,“这不是?”
落叶抖了抖报纸,颇有得意的意味。
“哦?今天该出电视节目表了,有个清唱剧《长恨歌》这周放吧。”阿越收回和风清歌抢棋子的手,插了一句。
落叶看向右下方的节目表,找到了阿越说的《长恨歌》,
“是啊,星期三。”
不等阿越说话,落叶抬眼看向阿越“啧”了一声。
“干啥?你小阿越君料事如神好吧?你羡慕?hihihihi”阿越嘚瑟的晃了晃身子。
落叶看着阿越肚子上跟着晃动的肉,笑着回答:“是啊!我看到星期四你老家独播你的纪录片,可惜你看不到了,嗨呀,生气!”
落叶重重叹了一口气。
阿越一把抢过报纸,只见上书“连环画:猪的本领(山东电视台)”
“cnm落叶听松!!!”

ps:记录个小脑洞,没什么文笔。

我真的是小阿越君的忠实粉丝!!!
信我!!!!

第一次画图,果然手残如我😭😭😭😭

阴阳屋剪辑

锦户亮生贺:欢迎来到阴阳屋 UP主: 青铜门2017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5963553

流水的cp,铁打的狐狸精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4510133

斯哈:i can't get over you

剪了一个视频
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4481748/

《斯哈:救世主的南瓜汁》
“这是吐真剂——一种教你说实话的药剂,效果奇强,只要三滴,就能使你透露出内心深处的秘密,让全体同学洗耳恭听。”斯内普恶狠狠地说,“当然,对这种药剂的使用,魔法部有十分严格的规定加以控制。但是你必须格外留神,不然我就会失手,”——他微微摇晃着水晶瓶——“倒在你晚餐的南瓜汁里。然后,波特……然后我们就会弄清你究竟去没去过我的办公室了。”
“professor?”哈利愣愣的叫到,难道救世主被吓住了?
“well,我们的救世主肯向他的魔药教授透露真相了吗?”斯内普直盯着哈利的眼睛。
哈利不安地抖了抖,然后他低声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爱喝南瓜汁?”
“……滚出去!”
“嘭!”地窖的门关上了。
哈利不自觉地扬起嘴角,愉悦地向格兰芬多塔楼走去。
PS:七夕贺文,懒得打字,所以就浓缩成这个了。

新手试剪,B站完整版av13841728

part1: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,彻夜未停
(空间好友点梗,理科生无文笔,见谅)
蜘蛛尾巷
雨还在下,从清晨一直持续到了夜晚。着黑袍的男人坐在沙发上,手中的报纸遮住了他的脸。
“嘭”门外传来一声闷响,像是什么砸在了门上。或许是一个醉汉,谁知道呢,如果放在一般的砖房前的话。
男人放下了报纸,眉头紧皱,是因为被打扰到了吗?说不好,因为他总是皱着眉。
他站起来并走向门口,噢?一只迷路的猫头鹰或者是一个脑子糊住的巫师,或者是……
想着,他的手慢慢滑向口袋中的魔杖。
“Potter?”男人语气里充满了惊讶。
谁能想到呢?在这多年不曾有人打扰的屋外,一个十二岁的男孩抱着一只笼子靠在自己门前,一个自己厌恶的学生,一个自己喜欢的姑娘和死对头的儿子,一个,救世主先生。
“Professor Snape?”男孩的惊讶不亚于男人。oh,要是他知道自己会遇到这个油腻腻的老蝙蝠,他是绝对不会,呃,他还是会从德思礼家跑出来的,只是绝对不要走到这里来。
“well,那么我恳请破特先生解释一下,为什么在这里,夜游吗?”男人望着男孩,咬牙道,oh,德思礼一家是怎么照顾孩子的,让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在晚上在街头游荡!这里可不是霍格沃茨。
“我…”男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你能对着一个厌恶你的人倾诉自己受欺负的事吗?你会指望一个厌恶你的人给你安慰?或者你会需要他的冷嘲热讽?
“阿嚏!”男孩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。
“滚进来!”男人的眉皱的更紧了,他快速地转身,黑袍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。
男孩目瞪口呆,他,他听错了吧,那是斯内普教授?确定不是谁喝了复方汤剂来做弄他的吗?
“well,我们尊贵的破特先生在等他的教授恳请他吗?”见男孩在门口一动不动,男人一边拉开抽屉,一边开口道。
男孩慢吞吞的走进屋子,这刻薄的语气当然是那只油腻腻的老蝙蝠了,他想没人会想喝下加了斯内普头发的复方汤剂的。
身后的门“嘭”的合上了,男人放下一瓶魔药,转身向里屋走去。
男孩不可置信的看着那瓶魔药以及老蝙蝠黑漆漆的背影。他慢慢放下笼子,笼子里雪白的姑娘海德薇四处打量着这间屋子。
一张毯子被扔到一旁的沙发上,男人低沉的声音从里屋传出,“希望明天早上破特先生能记得回家的路,不至于让他的魔药教授背上拐骗儿童的罪名。”
oh,Merlin's heard!斯内普收留了他?
男孩傻傻的拧开瓶盖,却在魔药刚触及唇时,差点把瓶子扔掉,老天,斯内普的魔药,简直…为了不生病,他还是忍着喝了下去。
窝在沙发上,暖意渐渐袭了上来,他想起斯内普最后的话,迷迷糊糊的想,若是罗恩他们知道自己待在斯内普这里,一定会觉得这老蝙蝠会把他当做某种魔药的原料的。
很多年后,长大的男孩,望着自己儿子离去的小小身影,忽然想起了那个雨夜。
想起了那个黑漆漆的背影。
他不知道,
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,彻夜未停。